华人小故事之七:在疫情期间因签证而回国的一

“我这个人还是很传统的,相信‘嫁鸡随鸡飞,嫁狗随狗刨’。可是,没有想到,我到日本的第七天,因为心情不好和老公争执了两句,他就要收回我的签证”,这位面临“签证苦”女性,向记者倾诉着内心你的痛苦。

她听完这句话,心灰意冷的走出了她老公租下来并由两个人AA制承担房租的房子,一个人漫步东京深夜的人行道上,本想在附近找一家酒店先住下冷静两天再回去,但却发现因为赌气,出门时证件什么都没带,再加上刚来日本,语言不通,被迫无奈只能转过头再回家。那一刻,她发现日本东京的夜很黑,回家的路也很漫长。

一路上,她想通了在日本生活的方向,要尽快自立起来,即便日语不通,也可以先学别人做代购,赚取一些生活费,同时可以通过购买物品先学会坐电车来去了解日本这个国家,认识这个国家,再找份工作让自己生存下来。

但是,事情往往都是“想象很丰满、现实很骨感”,代购也并不是再像前些年那么好做,比价也是一个硬伤,所以,她理智性的又与自己老公深谈一次:“老公,你是做旅游的,那么多客户都找你买东西,你可以把那些需要买东西的客户介绍给我,咱俩在这里好好努力几年,然后买套房子好好生活,未来也可以把你父母都接过来的,你看行吗?”但老公的话让她惊醒了:“不干,你赚钱了,又不给我花,你自己整你自己的吧,我不找麻烦事儿。”话说到这里,已经没有再深谈的必要,她不再开口“求”她老公任何事情,夫妻之间似乎只要三观不同时,剩下的就只有那一张纸与一张床……

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,她在代购的“事业”路上开始渐渐有了一些起色,也有了自己的朋友与圈子,别人也给她也介绍了工作,生活开始忙碌了起来,她老公却开始乏味了这种婚姻,因为他发现除了到月他收AA制的房租与生活费以外,两个人没了更多话题,让他更意外的是没想到自己的老婆会那么快有了朋友与自己的圈子,然而唯一能管住他老婆的也就是那一张“家族滞在签证”,每每当两个人不愉快时,他老公张嘴就来:“你的签证是我给的,我随时可以收回来。”她没有再吵再闹,帮客人代购完最后一批物品,她便选择了回国,恰巧赶在疫情间,她也就放弃再回日本的打算。

“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”,这似乎已经是父母辈或者爷爷辈的婚姻与爱情,而现代版更多的似乎都是“不涉及利益时,我们永远是夫妻”。她说,“在日本,现在有很多华人小夫妻都像我一样,因为对方给予了一张签证,而闹的支离破碎,我只是其中一个罢了。”

记者对这句话,不敢完全相信。 (本文作者系《日本新华侨报》特约记者王琴)

上一篇:沈嘉柯:秦观说出了一千年来最为傲气的情话_历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08-2013 Gywb, All Rights Reserved
团风新闻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