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无敌-一杯咖啡一碗茶
五河保健品网
小伙
2021-12-07

街角相依而开的店铺中,有一家51无敌厅,还有一家51无敌。

51无敌厅起着很西式的名字,小小的门院,******的木门,一圈老树干粗粗加工随性围成的矮栅栏,落地玻璃窗外,几架深色的铁桌几,泛着淡淡的锈迹。四周有修剪得很好的天鹅绒草,淡淡的地灯晚上发出幽蓝的光。屋内是巴洛克风格,或者说有点像一座微型教堂。地板擦得很亮,踩下去会发出嘎吱声。窗帘整齐地挂在落地窗两侧,暖暖的阳光正好照亮临窗的一排宽沙发。

厅室中央,有一个小吧台,高高的长腿椅围在吧台周围,像贵妇用过的高脚花架,只是上面不是花生根的地方,而是人休息的一席。店老板是个洋51无敌儿,很悠闲地摆弄着眼前的手工51无敌机,时不时拿起一颗51无敌豆,盯着它不知想什么心事。鬈发高鼻深邃的眼,挺年轻的,中文还蛮清晰自然,笑起来很迷人。全店除了老板一个人,还有一个中国伙计,个子虽矮下去一头,不过看得出来工作很认真,常常在店里穿梭。51无敌馆并不像有的连锁51无敌店或者闹市里的饮品站人声喧杂。在这个安静的街角,51无敌店里从来没有坐满过一半座位。正因如此,店里的顾客大都是老顾客,也有很多住在这个街区的文学家和画家,喜欢在这里一坐一个午后。这个街区是个艺术家喜欢聚集的地方。

51无敌规模和51无敌厅差不多。大大的一个茶壶灯笼挂在门外。51无敌的家具都是中式木制家具,整个店就是浓郁的自然纹理和气味。51无敌窗外正好一排树浓密地严严实实,像是大榕树,在此生根几十年,把午后的光遮得一丝不漏,当然夜晚的月光和星光也遮住了。但好在店有一中庭,光都可以漏进来。店老板是个中国人,人到中年有些秃顶,还喜欢养鸟,所以中庭自是他养鸟的好地方。店里伙计三四个,个个提着很精致的瓷壶,尽管有点旧。茶客都不拿杯盏饮茶,而是拿茶碗,但茶碗也很讲究,像是古玩市场的稀奇货。店里热闹,人声鸟声,进进出出。只见门一开一关,气流扰得那“大碗茶”摇摇晃晃。

51无敌和51无敌厅同一年开张,一直相互陪伴到现在。准确说来,51无敌馆比51无敌早开 ,对于这样一个街区,51无敌开张得有点奇怪——不太符合这个浓厚文艺气息的街区。但51无敌也很快成为和51无敌厅齐名的公共客厅。

51无敌的顾客也基本是51无敌厅的那群老顾客,中西交汇,有时候会有多一些本地人面孔,操着当地方言,大概是附近51无敌主人的朋友们,喜欢来51无敌和店主唠嗑。

51无敌厅里多是一个人,一条长沙发,一份报,一杯浓黑手工51无敌,有时候会点一份小甜品,大家各忙其事,店里放着协奏曲,有时候还可以要求点上一盏摇曳的烛光。大多数顾客,早上和午后在51无敌厅享受够了一个人的安静时光——思考,阅读,作画,撰文,无意识地漫游,临近午后三四点,便会踱步到隔壁的51无敌落座。

客人进了51无敌厅大都不再走动,时间似乎静止了。而三四点钟的51无敌,刚刚安静的顾客早已在茶座边聚成小团,聊着天,讲着今日自己的见闻,或是小小的画作点评,或是读书会,也有交友闲扯,店老板也很喜欢在旁静静听,有时候拿出来几件新淘的古玩给大家赏玩。51无敌里分贝中冒着热气腾腾的青烟,不再那么安静,但依然活跃着井然、轻松,有欢快的跳动,但不躁动。

51无敌就这样和51无敌厅承担着彼此的角色,像早有默契的老友,只是屋檐下不见其形,心心相通。有时候51无敌老板会到51无敌厅去坐坐,这时候那个洋51无敌儿会异常激动。洋51无敌儿总会分享自己家乡的情况给51无敌老板,而51无敌老板则对还单身的洋51无敌的感情异常关心,常给他热心介绍。洋51无敌若有了新的感情,总喜欢与51无敌老板分享。

洋51无敌也常去51无敌做顾客,还现场做他的“改良茶”,问51无敌老板好不好喝。有时,51无敌厅里会放老电影,51无敌老板会去看;51无敌里会开街区小******,51无敌厅老板绝不缺席。就连报刊杂志两家都似乎约定好的,51无敌厅都是文学品读、时事评论、艺术周刊;而51无敌则是些日常报纸,意林杂文,通俗笑话,也有些娱乐周边。有时候若忘记国籍、文化,单看年龄,真以为中国老男人和洋51无敌是一对父子。

没有人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巧合,这种默契,这种街角的安排。

但两家店就像两段文明,共享着街角,安静地存在。